【芯视野】极限承压下 华为加速向汽车“大挪移”

集微网报道(记者 李延)

就像一部精密运转的机器,在美国的极限施压之下,华为的汽车战略仍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6月4日,比亚迪发布公告,全新车型——汉成为全球首款搭载华为5G技术的量产车型。这让比亚迪汉将成为全球首款量产的具备5G通信能力的汽车,也让华为的5G车载模组正式落地。

5G模组之外,华为的各项技术也纷纷在国产汽车中落地。在这个波诡云谲的时间节点,华为正在加速开辟一个新战场。

大布局

2019年5月27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签发组织变动文件,华为成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隶属于ICT管理委员会管理。在华为新的组织架构中,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属于一级部门。

其实,华为的汽车业务已经蛰伏5年。2014年,华为在其著名的“2012实验室”内就开始设立车联网实验室,潜心研究和布局车联网板块。

“做智能网联汽车增量部件供应商”,是华为在汽车领域给自己设立的明确定位。在此定位下,华为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的业务覆盖范围划分为五个部分: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智能网联、智能电动、智能车云。

智能车云:以“平台+生态”的形式,为车企提供自动驾驶、V2X、车联和电池管理四个方面的云服务;

智能网联:主要提供大带宽、低时延、高可靠的车内、车外网络连接方案,包括5G+C-V2X 模组、T-Box、车载网关等;

智能座舱:通过“麒麟模组+鸿蒙 OS+HiCar”赋能数字座舱,构建人车生活全场景出行体验;

智能驾驶:借助 MDC 智能驾驶计算平台、工具链和融合传感等,助力自动驾驶从 L2+向 L5 平滑演进,使智能驾驶加速进入快车道;

智能电动:目前的核心是构建高效、快充、安全、智能的电动系统,华为在车载充电、电池管理、电机控制系统等方面均已进行了相关的技术储备。

网联为核

本次登陆比亚迪汉的是5G车载模组MH5000,其采用5G多模终端芯片巴龙(Balong)5000芯片,该模组高度集成车路协同的C-V2X技术。

5G应用是个趋势,华为会很重视,ICT是华为进军汽车行业的一个核心优势,也是华为的一个重要抓手。”一位业内人士称

MH5000创下多项世界第一:全球首款商用5G工业模组;全球首款核心器件自主可控的5G工业模组;全球首款支持5G双模的工业模组;全球首款千元以下的5G工业模组;全球首款单芯全模5G工业模组等。此外,在当前业界已商用的基带芯片中,华为的巴龙5000是功能最完善、集成度最高、工艺最先进的芯片。

华为车载C-V2X解决方案也已经在无锡、上海、深圳、雄安、海南、襄阳、柳州等各个试验区,与国内外十多家汽车厂商成功完成城市开放道路测试,也和多个合作伙伴进行协议栈和应用的集成验证,专业的车载通信能力得到了行业高度认可。

自华为推出第一款车载模组ME909,为汽车提供了无线网络连接功能以来,华为已经和十多家国内外顶尖汽车厂商开展了合作。近期,华为更是联合一汽集团、广汽集团、比亚迪等首批18家车企成立“5G汽车生态圈”,加速5G技术在汽车产业的商用进程。华为认为,5G汽车已经成为汽车产业发展的战略制高点和创新热点,将给智能网联、智能交通、自动驾驶等场景打开全新的想象空间。

低调的动力系统

相比于网联和自动驾驶,华为在汽车动力系统方面的布局则低调许多。

今年4月23日,华为在线发布了HUAWEI HiCharger直流快充模块,该模块面向全球发布两个版本,国内版本为30kW,海外版本为20kW。

HUAWEI HiCharger直流快充模块采用全灌胶、全隔离的防护技术,解决了风冷充电模块易受环境影响失效的问题。

技术和版本方面,HUAWEI HiCharger直流快充模块国内版30kW与国网20kW同尺寸,支持充电桩同尺寸扩容;300-1000V全段恒功率输出,满足未来车辆高压快充演进趋势。海外版20kW直流快充模块最高效率可达96.55%,国内版30kW最高效率可达96.4%。

在智能运维上,HUAWEI HiCharger直流快充模块通过内部传感器采集的温度数据再结合人工智能算法,HUAWEI HiCharger可以识别充电桩的防尘网堵塞以及模块风扇的堵转状态,远程提醒运营商实施精准、可预测性维护,免去了频繁的上站检查。

充电模块是华为mPower的一部分,整个mPower主要包括BMS电池管理系统、MCU电机控制系统、车载充电系统及车下充电模块。

mPower智能电动可以看做华为网络能源产品线现有成熟产品的技术延伸。因为华为在通信电源、数据中心能源、光伏逆变器及相关的备电及储能管理上都有一定积累,如今就顺理成章地将此方面的技术延伸到新能源汽车上。

在2020年2月底,华为智能电动(mPower)获得了德国莱茵TV集团颁发的《ISO 26262汽车功能安全管理体系认证证书》,认证等级达到ASIL D。

5 月 18 日,上汽 MAXUS 推出 EUNIQ5 和 EUNIQ6 两款全球首发车,均采用华为的电机控制系统和“三合一”车载充电系统。这是华为电控和车载充电机系统,首次搭载在量产电动汽车上。而且,EUNIQ 5 还采用华为的电机控制器MCU。

HiCar陆续上车

HiCar 是华为提供的人-车-家全场景智慧互联解决方案。基于操作系统超强的分布式能力, HiCar 通过手机和汽车之间的连接,构建手机和汽车互助资源池,把手机的服务生态延伸到车内。

HiCar方案中除了常用的互联功能之外,还可以实现车载语音操控、视频通话、前向防碰撞预警、手机车钥匙等,融入了华为在AI、语音、计算机视觉等方面的能力;同时,借助5G网络能力,HiCar加强车机系统的数据交互能力。

2020 年元旦前,上汽通用五菱旗下的新宝骏品牌,在深圳发布了全球首款搭载了 HUAWEI HiCar 系统的量产车型:新宝骏RC-6。而本次发布的比亚迪汉是首款搭载华为基于5G的 HiCar 技术的车型。

不过,HiCar 要求用户的手机必须是华为品牌,而且满足一定的软硬件配置。华为在今年 4 月发布的 P40 系列手机,便是比较典型的支持 HiCar 的机型。

外界有一种看法,认为HiCar 只是华为针对智能座舱的一个过渡方案,其终极目标是推动华为的自研操作系统鸿蒙 OS 上车。

究其根源,是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 2019 年 10 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我们基于麒麟芯片以及鸿蒙操作系统,打造智能座舱平台和生态,生态就是共享手机生态。”

所以,如果华为汽车BU 的其中一个目标是打造智能座舱,那么 HiCar 很大程度上就是在为鸿蒙 OS“上车”进行铺路。

结语

华为曾预测,未来汽车业务可为华为贡献500亿美元的营收,这一数值几乎与2018年博世集团汽车与交通业务470亿欧元的收入相当。

实际上,汽车业务对华为的意义远大于此。在美国出台最苛刻的打压措施下,以麒麟芯片为核心的手机业务受损最大,通信设备业务的扩张也遭到扼制。相比来说,汽车业务的链条很长,需要的技术是多元化的,而且大部分所用芯片并不依赖最先进制程,完全可以建立一个国内的独立供应链。这对在芯片层面被困住手脚的华为来说,不啻是一个很好的突破方向

从今年的诸多动作中可以看出,华为往汽车方向的大挪移正在加速。(校对/L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