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储器领域烽烟又起

来源:内容来自半导体行业观察(ID:icbank),作者:宋玮 何勇,谢谢。

10月20日,SK海力士官方宣布已经与英特尔签署收购协议,将支付90亿美元收购英特尔的闪存及存储业务。若交易达成,SK海力士将超越日本Kioxia,成为NAND内存市场的全球第二大厂商,并进一步缩小与行业领头羊三星之间的差距。消息传出后,英特尔持续走高,现涨超2.8%。西部数据大涨10%,美光科技涨超3%。

根据声明,交易还需获得各国监管机构的批准,双方预计2021年底之前可以拿到所需的政府监管许可。交割将分为两阶段,第一阶段SK海力士支付70亿美元从英特尔,收购英特尔NAND SSD业务(包括NAND SSD相关知识产权和员工)以及大连工厂。第二阶段SK海力士预计在2025年3月份支付20亿美元余款,从英特尔收购其余相关资产,包括NAND闪存晶圆的生产及设计相关的知识产权、研发人员以及大连工厂的员工。NAND闪存用于存储数据,广泛出现在U盘、手机、电脑和数据中心中。英特尔仍会保留Optane存储业务,去年英特尔推出的超高性能存储器Optane Memory,创造了数据I/O的纪录。英特尔CEO司睿博强调:“我为我们所建立的NAND闪存业务感到自豪,并相信与SK海力士的结合将有助于存储器生态系统的发展,给客户、合作伙伴、全体员工带来更多利益。对于英特尔来说,这次交易能让我们更加专注于投资具有差异化特点的技术,从而令我们在客户的成功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并且为我们的投资者产出可观的回报。”

英特尔为何割肉NAND存储器业务?

英特尔存储器业务持续亏损,市场占有率长期徘徊不前,前景难料。英特尔作为世界半导体行业的领先者,拥有业界领先的NAND SSD技术以及4阶储存单元NAND闪存产品线。截止2020年6月27日,英特尔的NAND业务虽然在2020年上半年为英特尔非易失性存储器解决方案事业部(Non-volatile Memory Solutions Group, NSG)创下了约28亿美元的营收,以及约6亿美元的营业利润。但事实上其发展过程却并不顺利,财报显示,英特尔非可变存储解决方案业务(NSG)业务自2016年以来持续亏损,2016、2017、2018年分别亏损5.4亿美元、2.6亿美元、 500万美元;2019年,行业处于下行周期,其所属的NSG部门整体营收44亿美元,经营亏损12亿美元,是英特尔过去几年唯一持续亏损的主营板块,因此该业务一直未发展成为英特尔的主要业务。与此同时,NAND Flash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目前整个市场虽由三星、铠侠、西数、美光、SK海力士以及英特尔六家原厂主导,但英特尔排名靠后,基本不占据竞争优势。

无奈割肉存储器板块,重新聚焦处理器业务,提升盈利能力。英特尔CFO曾表示,尽管5G和云计算带动了NAND flash持续增长,但英特尔却无法从中获得预期的营收,英特尔NAND部门需要交出更好的业绩报告。与此同时,近年来,英特尔核心业务的发展也并不顺利,7nm芯片发布再度延期,而6nm尖端技术已经外包,在全球瞩目的半导体行业引起轩然大波,股价重挫。截至10月19日收盘,英特尔市值2321亿美元,自年初以来股价已下跌了7.27%。据官方公布消息,英特尔计划将本次交易获得的资金用于开发业界领先的产品并加强其具有长期成长潜力的重点业务,包括人工智能、5G网络与智能、自动驾驶相关设备。本次出售NAND闪存及存储业务,将有利于英特尔聚焦主营业务,提升盈利能力。

本次交易的核心资产是英特尔大连工厂,但不包括英特尔与美光共同开发的3D XPoint 存储技术。英特尔的先进闪存3D NAND主要在中国大连生产,大连工厂也是英特尔在中国唯一的主要制造基地。大连工厂是英特尔全球6座晶圆制造工厂之一,也是唯一在亚洲的工厂。2007年,英特尔投资25亿美元在大连建立12寸晶圆厂,2010年正式投产生产65nm制程的处理器芯片,2015年投资55亿美元转产为存储器制造。2019年,大连工厂开始生产96层的3D NAND闪存,预计将在年末投产144层的下一代产品。据2019年度年报,英特尔半导体(大连)有限公司参与社保人数为3520人。英特尔另外在中国成都设有一座封装测试工厂。唯一未包含在 SK 海力士收购英特尔 NAND Flash 业务的是英特尔与美光共同开发的3D XPoint 存储技术。

SK海力士豪掷千金:强化NAND存储器市场地位,意图扩大中国市场

SK海力士收购英特尔存储器业务,从技术、市场、客户等多个维度全面提升其在存储器领域的竞争力,SK海力士与英特尔NAND部门珠联璧合,将持续引领NAND闪存技术的创新发展,未来SK海力士NAND闪存业务与DRAM业务双星闪耀,前景可期!

其一,SK海力士NAND闪存业务市场占有率跃居第二,仅次于三星。SK海力士虽于2018年成功开发了全球首款基于电荷撷取闪存(Charge Trap Flash,CTF)的96层4D NAND闪存,并于2019年开发了128层4D NAND闪存,然而相较于DRAM存储业务,SK海力士Nand闪存业务相对较弱。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Q2,DRAM业务占SK海力士总营收的73%,NAND闪存业务仅占24%。SK海力士的NAND闪存和DRAM存储产品两项业务收入极度失衡。据统计,2020上半年,SK海力士在全球DRAM市场份额高达29.4%,仅次于三星,SK海力士的NAND闪存业务市场占有率仅为11%,若成功完成收购,SK海力士闪存业务市场占有率将接近23%,市场地位大大提高。

其二,SK海力士NAND闪存技术将迈上新台阶!除收入占比和市场份额,SK海力士与其他五家国际原厂相比,其NAND Flash技术和工艺竞争力也相对处于劣势地位,在2019年各大原厂纷纷扩张9X层3D NAND产能之际,SK海力士的进度一直相对迟缓。完成收购后,SK海力士将结合英特尔的存储解决方案相关技术及生产能力,打造包括企业级SSD在内的具有高附加值的一系列3D NAND解决方案。SK海力士 CEO李锡熙表示:“很高兴看到引领NAND闪存技术创新的SK海力士及英特尔NAND部门将共同创造崭新的未来。通过发挥双方的技术和优势,SK海力士将主动响应客户的各种需求,并优化本公司的企业结构,进而在NAND闪存领域也树立与DRAM业务同等水准的创新的产品群。”

其三,进一步扩大中国市场,抢抓中国半导体市场发展红利。对SK海力士而言,除了增强自身的NAND闪存业务实力,扩大中国市场同样重要。据统计,SK海力士对中国市场的依赖正在不断增加,2019年该公司在中国的销售额占其总销售额的比例增加了7.6%,这得益于中国日益增长的半导体需求等因素。为了获得更大的中国市场份额,SK海力士近年加大了在中国的布局,无锡新建的一期和二期工厂主要用于生产DRAM,此次收购英特尔大连工厂将显著增强其NAND Flash业务实力,且有助于其提升中国市场份额。

其四,并购双方的产品和技术互补效应明显。英特尔的Nand闪存强在企业级产品,SK海力士的闪存产品强在移动电子设备端,此次收购将让SK海力士快速获得企业级存储客户与市场。2019年,SK海力士在NAND Flash的移动领域的核心产品eMCP、eMMC,占其闪存业务总营收的60%以上,而英特尔长期在enterprise SSD领域表现优异,不仅与三星并驾齐驱,而且在中国市场占有率超过50%,SK海力士取得英特尔的3D NAND Flash产能后,其在enterprise SSD领域的竞争力将大幅跃升。

风云诡谲的政经局势,成就本次“天作之合”

中美局势加速此次交易进度,中国政府审批可能是本次交易的关键因素之一。2018年英特尔退出与美光合资公司IM Flash早已表明英特尔有意退出NAND Flash等非核心业务,从而更专注于处理器制程技术研发上,而中美局势的不确定性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加速了英特尔出售大连 NAND Flash 工厂,以便降低中美局势所造成的政治风险。SK 海力士以90亿美元收购英特尔 NAND Flash 业务,其核心是拿下作为3D NAND 存储器生产重镇的大连晶圆厂。由于全球的关键并购案件都要获得各国政府审批,此次SK海力士收购的核心业务是位于中国大连的晶圆厂,而3D NAND存储芯片又被视为拥有关键技术的产品,因此中国政府审批将是本次交易的关键之一。

SK海力士收购英特尔的NAND Flash业务,在当下的形势下几乎可以称为“天作之合”。在当前越来越复杂的国际局势下,企业“进入”或是“退出”中美市场的抉择难度与成本均高于以往,芯片行业又是一个高度敏感的行业,英特尔加速出售中国资产也有利于降低风险,而出售给韩国企业又是相对安全的选择,最终交易的结构也不排除引入第三方的中资企业持有少数股权,从而促成本次交易更加顺利推进。严格来说,这是一笔多赢的交易。通过本次交易,英特尔成功出售NAND Flash事业,SK海力士NAND存储器市场份额迅速扩大至全球第二并进入企业级存储器领域,中国有机会在交易中获得部分参与空间,而整合后的产业有助于价格稳定,对市场其他参与者也并不是利空消息。此外,现有竞争者分析中三星如果收购该项资产,则很难通过各国的反垄断审查;铠侠财务压力较大,无暇他顾;美光和西部数据等美企,在如今的中美局势下几乎没有可能接手大连厂,同样美国会阻止中企购买。因此,SK海力士收购英特尔的NAND Flash业务,在当下的形势下几乎可以称为“天作之合”!

巨头之间的并购,资金从来不是问题,各国政府的反垄断审查才是关键,从这个角度看,本笔并购才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